我被室友抄袭了

我的室友抄袭我的服装设计。

她没想到……

那件衣服胸口的花纹出卖了她。

1

「穿得这么老土还选服装设计专业,她脑子不是有病吧。」

这句话从我大一入学到现在大四快毕业了,还一直在我耳边环绕着。

我身边从来没有缺少过对我产生的质疑的人。

可是她们不知道,穿着宽松 T 恤搭配休闲裤,顶着一头长发的我。

在时尚圈算是小有成绩。

不过,我本人还是想好好读书,多积累积累,从来都不露面。

和我恰恰相反的,是同宿舍的李沫敏,身上的衣服和随后携带的包包,都是她精心挑选出来,最适合自己的。

按她自己的话来说,设计专业是最容易接触到有钱人的。

她向来习惯拿我来当绿叶,衬托自己的美貌和她所谓的设计天赋,我也懒得理她。

「喂,土包子,这次的作业可是大自然的精灵,你该不会拿出一堆蔬菜元素吧?」

「你别说,万一她真给你整出来个菜园子呢。」

听着同学的嘲笑,我刚要会怼过去。

「好啦,你们别这么说芮琪,她只是没有把控好元素的利用和分布而已。是不是啊芮琪。」

看着出场自带亮闪闪圣母光环的李沫敏,我就知道我又变成了她的工具人了。

她亲切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旁人看见了她的友好。

只有我知道她在暗暗用力捏我肩膀。

「哎呦,沫敏你干嘛老替她说话啊,都大四了还不会这些东西,那干脆别学服装设计啊。」

我根本不想听她们说话,但是李沫敏按着我,我也动弹不得。

「对了沫敏,听说你的作品参加了比赛是不是,就是那个特有名的华衣杯全国赛区,好像还拿了第一名呢。」

听到她们说到了重点,李沫敏嘴角微微上扬:「你们都知道啦?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只不过是我趁着无聊设计的,谁知道还拿奖了。」

看着她这副模样我知道,她内心乐开了花。

「沫敏你太谦虚了,这可是全国赛区,你这才可是出大名了,估计不少人得找你设计衣服吧。」

「对了,是不是把你的设计成品拿出来让我们好好欣赏欣赏啊,我们也想摸摸第一名的作品。」

一时间所有的同学都围了过来,我揉了揉被吵着发胀的脑壳。

李沫敏可太享受这种时刻了。

「这样吧,我过几天开个小晚会,就定在尚格酒店,就当是为我庆祝一下好了。」

此话一出,又是一阵骚动。

「哇塞,尚格耶?这可是五星级酒店呢,我能去吗沫敏。」

「当然啦,大家都要来哦,正好这次的比赛奖金也下来了。」

2

本来这次的晚会没我什么事情的,可是咱们的主人公李沫敏怎么可能放过我这个小绿叶呢。

我拿着她「特地」为我准备的晚礼服。

这件衣服是很好看的,设计简约大气,不知道的人看到了只会夸她。

但是只有我知道,这件衣服很显黑显黄,我本身就是黄皮的。

穿上她,我就是一个偷穿公主衣服的侍女。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自己改,但是我懒。

这个时候学妹王茗推门进来。

「学姐怎么了?」

她看到我手上的衣服,似乎看出了我的难处。

「这又是陈学姐给你准备的吧?她也是真过分,老是这样捉弄你。我来帮你改改吧。」

王茗向来和陈沫敏不对付,因为她看不惯陈沫敏那德性。

同样是服装设计的学生,不得不说王茗很有设计天赋,

她改后,不仅合适了,还增添了一些小设计,比之前亮眼了许多。

本来王茗还想给我化个妆,可是陈沫敏看到礼服被改了之后,便一脸不悦。

「怎么回事?好好的衣服被改成这样,真是糟蹋了。行了,你就别费心思了,她就长这样了,还能化出花来啊。」

说着就拉着我走了,我知道她只是怕少了我这个绿叶,衬托不出她的美貌而已。

来到了酒店,里面可是来了不少人呢。

她亲切挽着我的手臂,缓缓走向大厅。

我这个绿叶没有化妆,在明亮的大厅里,显得我一脸煞白。

就算是衣服被王茗修改了,但是没有化妆,再好看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只会适得其反。

「哇塞,沫敏不愧是咱们系的系花,这也太漂亮了吧。」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人家还有才华。」

在欢呼声中,她登场了,我被扔角落了。

我倒是无所谓,来都来了,那就吃个开心呗。

就在我狂吃美食的时候,陈沫敏被同学起哄,换上了她自己的获奖作品。

看着她穿上获奖作品的衣服,从人群中缓缓走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等等,这不是我丢在垃圾桶里的弃稿吗?

我从小就在设计世家长大,遗传了父母的设计天赋。

高三的时候,有个模特来我家,无意间看到我的设计稿后,很是喜欢,点名让我设计。

我想先认真完成学业,要求她们不要暴露出我的名字。

我所有的设计全用了我的艺名:叶子。

看着陈沫敏身上的礼服,我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

这是我之前丢弃的废稿。

我说为什么最近老是围着我的床位走来走去,还不催着我和王茗倒垃圾了,

全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原来她的目的在这呢。

因为这个设计是有不足的,我才丢掉的。

3

趁着她们去奉承陈沫敏的时候,我凑近了仔细观察,以防万一自己误会了人。

直到我看到衣服的胸口部位有一个细小的花纹,

这下我可以认定这就是我之前丢弃的设计稿了。

因为在我所有的设计中,我都习惯把自己的御用花纹起融入作品之中,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也可以说是专属我自己的防伪标记了。

毕竟我的作品少,所以只有顶级的上流社会才能接触到。这对于地位、金钱、时尚都有一定的要求。所以陈沫敏这种没接触过上层设计圈的小门小户,不知道也很正常。而且加上她去的不过是小级比赛,而我的花纹在胸口的位置,评委们也只是大概看一眼,并没有仔细查看花纹,一时间也没人看陈沫敏是抄袭的。

「哟嚯,土包子看什么呢?没见过这么高级的设计作品吧。」

听着身后男人的讽刺,我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正对上他的视线,不卑不亢的反讽道。

「我就算不懂时尚也能看出个好坏,哪像一些巴结人的狗啊,主人拉泡屎都得摇着尾巴说香。」陈沫敏从人群里走出来说。

「好了啦,别这么说人家苒琪了,她难得说要一起来,你们在这样我可就生气了。」

她这话乍一听是维护我呢,言外之意是我死皮赖脸跟着来的。

「怪不得呢,还是别说她了,不然等会回去都没车回去。」

「你们说说都是同一个宿舍的人,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要不说是大户人家呢,人家陈沫敏家里多有钱啊,教养肯定是小地方出身的苒琪比不上的。」

我听着这一切完全没有开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钱就一定有教养,什么时候设计专业也开始向钱看齐了?

等她们一团团围住陈沫敏的时候,吃饱喝足的我慢悠悠的离开了。

回到宿舍后,看到我一个人回来,王茗忍不住吐槽。

「她们是不是又拿你开玩笑呢?早和你说别去了,你还不听。」

看我沉默不语的换衣服,她又自顾自的嘀咕起来:「对了,刚刚你们出去的时候,你们的导员来了一趟,说是让我告诉你,没事别瞎跑出去了,你又不是人家天才设计师,让你自己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别到时候毕业设计都交不上。我说你们这个导员也太气人了吧,原话更难听。」

我换上自己的衣服后,可算是舒服多了,我瘫坐在自己的椅子里。

「行,我知道了,他就这样,人家陈沫敏有钱有势的,哪像我啊,就一野丫头……」

「那你就认真一点,别让他瞧不起你,这可是你的毕设,我还有几年了,你可是就几天了。」

看我懒散的模样,王茗忍不住推了推我,嘱咐我上点心。

这次的毕业设计我一早就想好了,不然也不会有陈沫敏捡到的废弃草稿了。

我挠了挠头,从书架上扯出一本画本。

「我是那种打没有准备的战的人吗?我早就备好了。」

王茗接过翻看了一下,眼睛越来越亮。

「哇塞,你这些都挺不错的啊,你打算挑哪一个啊?」

这些作品都不错,可是依旧不符合我这次的设计理念,我歪着头想了想。

「再想想吧,反正还有一段时间呢。」

随后王茗帮我放好设计本,还告诉我:「你这本可得放好了,别随随便便就摆在明面上,设计圈里可没少出现抄袭怪。」

4

本来关于陈沫敏这件事,我一直坚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

快毕业了,我满脑子都是如何设计出自己满意的设计稿。

我向学校请假,外出寻找灵感去了。

一整个月都在外面寻找灵感,没有了学校的束缚,也没有了烦人的陈沫敏,很快我的毕业设计草稿就完成了,我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学校。

回到学校后,我突然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路过公告栏的时候发现很多人围着。

秉承着八卦心理,我也凑上前去看了看。

一个硕大的人像上面有着四个大字:通报批评。

这不是王茗吗?

她就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除了嘴巴有点快,心有点直,能做啥坏事值得学校通报批评的?

我仔细往下一看,通告批评里写了王茗偷稿抄袭了同宿舍大四学姐陈沫敏的设计作品。

看到这我脑瓜子嗡嗡的,这要是说陈沫敏抄袭还差不多,王茗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看看,我就说王茗不是什么好人吧,一个新生非要和学姐住,为的不就是偷设计稿吗?」

「也就陈学姐心善,不多追究,不然王茗早被开除了。」

「开除?进局子都有可能啊。」

这群人就是捕风捉影,啥都能乱说。

我大步上前把通报批评撕了下来,

「都散了吧,谁抄谁还不知道呢。」

我承认我冲动了,我相信王茗的为人,加上陈沫敏抄过我的设计,让我愈发看不惯陈沫敏。

听着身边同学的议论声,我转个身就往宿舍走了。

我要先问问王茗。

一回到宿舍,里头挤满了人,看到我回来后,一群人哄一声全溜走了。

等人走后,我看了屋子里,特别的乱,特别是王茗的床位,各种污渍,还有垃圾什么的,那个味道可真的是上头啊。

我看着没人,仔细一听浴室有人,我走了过去。

「茗茗是你吗?我是芮琪。」

只看见王茗蹲坐在地上,头上身上全湿透了。

此时的她就像是被抛弃在大雨中的小猫浑身发抖。

她看到我回来,颤抖着声音喊我:「琪学姐,不是我偷的。」

说着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立刻上前抱住了她,轻声安慰她。

「这件事我相信你,你先换个衣服,然后再仔细的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来王茗把所有事情从头到尾都给我捋了一遍。

原来王茗之前打磨一个设计稿,准备参加学校一年一度的全系比赛。

等她拿着设计稿去参赛的时候,当场就被录入的学长学姐们按下了。

等老师来了,二话不说就是说她抄袭。

她自己还是一头雾水,直到老师拿出陈沫敏的设计稿,王茗这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两人的设计稿相似的地方很多,加上是陈沫敏先交的设计稿,所有人都认为是王茗抄袭了同宿舍的学姐陈沫敏。

而这个时候,陈沫敏还跳出来当老好人:「哎呦,小学妹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在宿舍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雷同很正常的嘛。」

要不是在好几个月前我就陪着王茗设计她的这个作品,可能我都会误以为王茗抄袭。

毕竟一个是刚刚接触设计的学妹,一个是曾经获过大奖的学姐,虽然获奖的作品也是偷的吧……

5

我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这个设计是我一直看着你做的,我肯定相信你。」

「对,学姐你可以作证,你现在就去告诉所有人是她陈沫敏抄袭的我。」

「你傻不傻,现在根本没有人信咱们,而且咱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光凭嘴说,没人信我们的。」

「那怎么办?那明明是我辛辛苦苦设计的作品啊,凭什么要被她糟践了。」

说完就扑在我怀里大哭了起来。

我了解王茗,她难过是因为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别人轻而易举偷走了,还强行加上了各种丑到爆的元素,自己还被按上了抄袭的罪名。

当初陈沫敏拿的是我不要的废稿,我根本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是我不要的东西。

可是这次她太过分了,这样对待一个设计师的心血。

而且那个人还是她的学妹,叔能忍,婶不能忍。王茗我从她入学的时候就一直带着她,因为她天赋高,我乐意教,怎么说也算的上是我半个徒弟了。

我决定帮助王茗,夺回她的作品和名声。

当天晚上我就和王茗说了我的计划,随后我就当个好心大姐去找陈沫敏。

「陈沫敏我今天刚刚回来,这次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一开始陈沫敏还以为我是来帮王茗出出气,根本不把我当回事,我直接亮出了我的底牌。

「王茗的设计稿一直是我在给她的提建议,所以我知道是你抄…」

「你别瞎说,老师们都说是她抄袭的我,再说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抄袭。」

我知道她这是激将法,我假装傻乎乎的拿出设计,翻出一张照片。

上面是我的自拍,背景是王茗在画设计稿。

话没有说完,陈沫敏捂着我的手机,拉我到一个角落里。

看到这张照片后,她明显心虚了,立刻问我——

「你想怎么样?」

「咱们都是一个宿舍的,我不想你们闹得太僵了,你那么有钱,就当是买了她的设计稿好了。」

「那个王茗她同意了?钱我倒是不缺,就是这事我让我不高兴。」

我知道她想要众星捧月的感觉,于是我趁热打铁继续说。

「没办法啊,她也缺钱,只要你肯花钱,这次的事情我可以让她坐实抄袭。」

听到这陈沫敏明显松了口气,她立刻拿出手机。

「这次比赛的一等奖也才三千块钱,我给你三万就算是我买断了,你们以后也别再拿这事说话了。」

「诶,别给我啊,你自己给她吧,我就是来传个话的。」

之所以让她打钱,是因为照片是我和王茗现场拍的。

根本不是之前的,一旦有人仔细研究起来,我们还有可能是诈骗。

没多久,王茗就给我发短信,说钱到账了,我让她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王茗去网上买了个小号,给学校的校园墙匿名投稿,说是知道了一个高年级学姐话题学姐的大瓜。

要知道最近比较火的话题学姐只有陈沫敏。

一瞬间,校园墙各种舆论四起,陈沫敏也不当回事,毕竟在她看来黑红也是红。

随着舆论的发酵,投稿人还晒出了转账记录,看着陈沫敏的头像这一下算是坐实了她的身份。

「我靠,有钱人就是会玩啊,花钱买别人的设计稿,又来演一处抄袭的戏码,这真的是贵圈多乱啊。」

「诶,这么说前段时间的大奖也是买来的啊?」

「楼上的你说的很有可能哦,毕竟人家有钞能力,哪里需要自己动脑设计啊。」

此时的风评全导向陈沫敏玩套路,根本没有人关心抄袭的事情,已经是默认了设计稿就是出自王茗。

她不过是卖了设计稿,顺便配合陈沫敏演一出戏罢了。

6

此时的陈沫敏越解释越苍白,她也算是体验了一把当初王茗被诬陷的感觉。

现在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指责我们,因为这件事情,不仅这次的全系比赛作废,就连之前的比赛作品也受到了牵连。

后续又有人爆出她之所以能来设计大学上学,完完全全是因为家里有钱给她买了一个位置,她本身是一点设计基础都没有的。

可是就算舆论再大,她背后还有父母。

这不,当天她父母直接给导员来了个电话,下午所有的舆论声就没了。看着空白的表白墙和各种讨论区,我就知道舆论又一次败给了金钱。

可是办法多啊,导员不让讨论,那线下可就没办法阻止了吧。

我花钱雇几个外校人来学校假装学生,对着她就指指点点的输出。导员有心也查不出是谁在散播谣言,只能作罢。看着她这副过街老鼠的模样,我和王茗内心可算是畅快。

只是我没想到,在看着如山倒的舆论,陈沫敏急需一份设计来证明自己,谁曾想她的目光竟然落在了我的毕业设计上。

那天晚上我正在和王茗在外庆祝,谁知道导员突然给打了一个电话。

「苒琪你在哪呢?」

「导员啊,我和王茗在外面逛街呢。」

「这种时候还逛什么街啊,快回来,你们宿舍被小偷撬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我的毕业设计,我拉着王茗就回去了。

屋子里柜子全被撬开了,没有一个好地方,一个炸弹下来估计都没有这里的场面严重。

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陈沫敏回来了,她先是惊讶,然后去查看自己的首饰柜。

「我的天啊?我的首饰全没了,那可是我刚刚买的新款啊。」

随后导员立刻上前安抚她,说最近宿舍楼这一层的监控坏了,而且当时下课太多人一起进进出出的,根本没办法仔细调查出谁是小偷。

「沫敏啊,你这贵重物品太多了,你赶紧统计一下什么东西丢了。」

至于我和王茗他是看也不看一眼啊,可是钱财能统计,我的毕业设计怎么统计?

「我的毕业设计不见了。」

「你那毕业设计就是糊弄人的,丢了就丢了,能有人家沫敏的东西贵重啊。沫敏啊,要不老师给你报个警吧。」

「算了,这都要毕业了,我可不想为了这点小事浪费时间,我打算追究了。」

「还得是沫敏啊,设计天赋高,这心怀也大。」

站在一旁的陈沫敏一副姐有钱姐无所谓的态度,学校也没有想要闹大的意思,只是赔偿了我们的财产损失。

我怎么可能放弃我的毕业设计,我自己调查,最后碰了一鼻子的灰,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诶,你看到那个明星学姐的毕业设计了吗?听说超绝的。」

「我没看到,人太多了,而且她自己也说要等毕业的时候做出成品再展示。」

「那太可惜了,她那个设计是我接触这个行业以来见到过为数不多的惊艳之作。」

「听你这么说,我越来越期待她的成品了。」

听到几人的讨论,以及陈沫敏的种种行为,我脑子里突然迸发出一个念头:会不会是陈沫敏偷走了我的毕业设计?

我打算去一探究竟,可是王茗告诉我,这几天陈沫敏都是一个人独自在学校设计室里忙活。

设计室有监控,要是贸然进去了,到时候她倒打一耙,我们不就成了坏人了吗。

她也知道设计心血被偷是什么感受,还是和我来到设计室外看看有没有破绽。

就在我们四面环绕的时候,突然陈沫敏出来了,拎着一包垃圾袋扔了就走。

我琢磨了一会,等她走远后,我立刻上去把那袋垃圾翻了出来。

一旁的王茗立刻上来拦着我。

「姐,姐咱不至于,你别这样。」

「你想什么呢,我是想看看她的衣料和颜色能不能对上我的设计稿。」

等到我把垃圾袋翻了出来,看着上面的布料和画线,

我拼出了一个大概的模型,看着一堆边角料我敢确定这就是我的设计稿。

当即我就气冲冲的回到宿舍,拎着陈沫敏的衣领子就是一顿输出。

「你还真是不知悔改,宿舍根本没有小偷,你才是那个小偷。」

我本因为她会慌张,谁知道她用力的挥来了我的手,一脸的得瑟。

「是又怎么样?我用你的设计稿是看得起你,你这没钱没名气的,就算设计稿再好也没用的。」

说着掏出了一沓现金摔在我身上。

「够吗?这样够不够。」

一沓沓甩了出来,身后的王茗看不下去了,上前推开她。

「陈沫敏你别太过分,小心我们…」

「小心啥?你们这点小心机能有什么用,我家里人都替我打点好了。你们要是再惹我,我让你们在这个行业里呆不下去了。」

7

她不是看不起我吗?她不是得瑟她有个好家庭吗?

那我就感受一下被别人碾压的感觉。

首先找一家设计界的有名公司。

毕竟陈沫敏有钱,她想要的不就是名气而已嘛。

找到合适的公司之后就是炒作了,炒作这种东西最简单了,买水友,炒舆论,不火都难了。选好公司后,我立刻联系上十几个有头有脸的模特来坐阵。光这群顶级模特,就让不少公司望尘莫及了。

可是这还不够,我打电话让获奖无数的时尚设计师吴宪仁来这家公司面试,他来的那天可是围了不少的狗仔队啊。上一秒自信满满走了进来,下一秒哭丧着脸跑了出去。

他被拒绝了,原因是不够时尚。

这响当当的人物出演这样一出戏码,这还得多亏了我人脉够广泛,主要是同意了和他一起分享设计稿。

果不其然,短时间内这家公司就名声大震,我们学校的论坛上都已经开始有人谈论如何才能进入这家公司实习,当然也有一部分我水友的功劳了。

当天晚上我就和王茗在宿舍开始演戏。

「听说这家公司的趋势很好耶,哪怕是能去实个习,出来都算是镀了层金吧。」

「学姐过段时间他们估计回来校招,到时候你去试试看吧,要是能转正了,以后还能内推我一下子。」

就在我们高兴的讨论时,陈沫敏不屑的笑了笑,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打算装什么好人了,

反正我们都撕破了脸,她留着宿舍里不过是坐实自己贤良淑德的好名声罢了。

「就你们还想去这么大公司实习?我劝你们趁着日头大睡一觉吧,说不定白日梦能满足你们。」

「你话别说的太满了,苒学姐的设计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

「谁知道?谁看见了?去这种公司上班打扮也很看重的,就你们两个土包子,还是回家种田吧。」

听着这话,我像是蔫了的茄子,叹了口气。

「也是,我怕我面试都不过,还是算了吧,还不如找找其他公司,多投投简历什么的。」

看着已经摆烂的我,陈沫敏心满意足的走了。

看着她这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要不是为了这场戏,我和王茗早搬出去了。

看着她上钩了,想想这段时间的忍受也算是值得了。

果不其然,没多久她就已经开始去了解这家公司了。

我知道她就喜欢被万众瞩目的感觉,那我肯定得满足她啊。

毕竟正好是毕业旺季,来学校校招的人不在少数,

我们学校也是有名的设计学校,这个当红的公司来校招也是很正常的。

等到校招那天,不只是毕业生,不少学弟学妹们都来了,为的就是看谁能被这所大牌公司招走。

我本来就请了几个托的,但是没想到那家公司的位置前已经排起了长队,看来舆论就是厉害啊,谁都想要去试试看。

但是无一例外都被各种理由被 out 了。

「设计不够新颖!」

「你这设计稿是用脚画的吗?」

「多少年前的流行元素了你还用?是要设计中老年服装吗?」

很快长队伍一下子就缩短了,为了刺激陈沫敏,我也假模假样的去面试。

「你们学校也就这样了吧,这一届没什么出色的,你是有点看头,可是我们公司不需要你这样的。」

听到这话,我落寞的拿着简历。

看着略带怯意的陈沫敏,路过她身边我不忘来一句刺激刺激她。

「算了,这么说我也算是这一批里头的佼佼者了,有了这句话我也能找个不错的公司了。」

「哼,你也就这样了。」

说着,陈沫敏仰起头走向了面试官。

一时间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着看结果。

「这,这可真是个设计天才啊,我看了这么多设计稿,唯独你这一份能让我亮眼的。」

「是,是吗?您客气了。」

看似客气,她的腰杆子都挺起来了。

「这样吧陈小姐,咱们约个时间到公司聊聊薪资和职位的问题吧。」

「好的,我听贵公司的安排。」

什么叫孔雀开屏,用来形容此时的陈沫敏最合适不过了,走在人群里,脚步都变慢了,尾巴差点翘上天去。

我当即捂着脸跑开了,别人看来是难过哭着走了,其实我是怕我忍不住笑出声。

毕竟猎物入坑了,还担心它能活多久干嘛。

8

说真的,这一次不仅仅是学校的所有平台都炸了,甚至有一下新闻都开始写文章报道这件事,陈沫敏可算是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第二天就去公司了解入职的事情,我就是要她趁着这个时候晕乎乎的,才能走我铺好的下一步。

公司很看好她,当即有和她签约了,薪资和职位都是给的超高标准,比起一些老牌设计师的都要高出许多。

此时的陈沫敏哪里会仔细看,巴不得立刻签约,当上自己梦寐以求的明星设计师。

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这公司能同意我的安排,

那当然是因为这家公司是我家名下一个小公司啦,既能搞垮陈沫敏,又能把自己家的小公司捧红怕,何乐而不为呢?因为我有把握在整垮陈沫敏的同时,又能白赚好几百万,这种一本万利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让给别人呢。

看着公司传给我的照片,我真的这次算是稳了。

那就让陈沫敏多嘚瑟高兴几天吧,反正也没几天时间了。

这段时间里,公司不管好坏,几乎采用了陈沫敏的大量作品,而陈沫敏的作品又多多少少带有我的设计色彩。

她现在享受着明星学姐和明星设计师两种高光,人一旦开始得意忘形,就很容易跌倒,甚至跌入谷底。

没多久学校的毕业典礼就要开始了,

设计系的毕业典礼一直都是用应届毕业生的作品办一场走秀来庆祝的。

不少人都开始忙活起来了。

本来陈沫敏一直提防我的设计太过出圈,我假装因为时间紧迫胡乱做了一份设计稿就拿去交差,就在她松了口气的时候,我暗地里准备来一款设计。

为的就是在最后时刻,给她来一个什么叫措手不及。

导员自从看了陈沫敏的毕业设计,特地让她压轴出场。

而我,则是被禁止上台。

导员竟然觉得我的作品不配登上学校的舞台,不过别说,我最后的一场演出,还就得靠他这副势利眼。

看着她们忙碌的准备着,我反倒是清闲了许多了。

到了晚上许多人都来了,有学生家长,也有不少的设计界名人,更有许多的设计行公司来这,为了就是抢上一款时尚的设计稿。

我很高兴能看到了这么多人,因为人越多,这场戏才会越热闹。

真的没想到陈沫敏能这么关心这场走秀,

她竟然还雇了人来当她的粉丝,看着那写灯牌和横幅,我都有些无语了。

而陈沫敏竟然还在这假装不知情:「我的天啊,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这就是一场小活动而已,没必要这样的啦。」

听着她发嗲,我浑身就是鸡皮疙瘩。

现在的她就尽管笑吧,我怕等一会她哭都哭不出来。

很快走秀就开始了,我依旧稳稳当当的坐在观众席上看演出。

看着地下的人对台上的人和作品评头论足,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过了一会,导员身边凑过一个人,在他的耳边一阵低语。

我看着他满脸惊讶的走向我。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是…」

「没什么,我能登台吗?」

他话还没有说完,我先打断了,他听着我有登台的想法,立刻高兴的点头。

「能,那肯定能啊,而且你必须得是压轴出场。」

「那我就先去后台换衣服了,麻烦导员了。」

说是后台,其实我是单独在一个更衣室,我慢悠悠的换好衣服,化上妆,来到侧台坐着欣赏她们走秀。

终于轮到了陈沫敏,不得不说她自身条件很好,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精致的脸庞,再穿上我的毕业设计,和一些模特还是有的一拼的。

看她高傲的走上 T 台,地下的欢呼声,让她越发得意。

谁知道她刚走得尽兴,台下的导员却一个劲的挥手让她赶紧下台。

她还在疑惑自己不是压轴吗?为什么要那么快下场呢?

但是迫于导员的催促,她只能慌乱的下台。

这时我才慢悠悠走到演出口,而导员高兴的亲自上台介绍。

「现在的设计界已经不同往日了,可以说是人才辈出,后生可畏啊。咱们系也算是卧虎藏龙啊,下面有请时尚界的天才设计师,也是今晚上的优秀毕业生,师芮琪上台!」

伴随着掌声,我缓缓走上了舞台。

向来不爱打扮的我,穿着我按照自己身材量身定做的礼服,此时就算我长得不好看,也是做到了艳压群芳的效果。

9

听到了我的名字,被赶下台的陈沫敏瞪大了双眼,此时她还在侧台等着,还以为导员会让她上台。

我转身的时候,故意甩了一下衣角,扇了她的脸。

此时地下的声音基本上都是我的名字,还有人在百度我的名字。

走秀结束后,所有人都上台一起谢幕,而我当然是 C 位啦。

等主持人谢幕完,我笑了笑接过了话筒。

「很高兴在这里能够给大家展示我的设计,其实这个台上有两件作品都出自我之手,大家可以猜一下,猜对的,我把我身上这一款衣服免费送给她。」

顿时台下开始咋呼起来了,纷纷开始找不同,而我身边硬挤过来蹭镜头的陈沫敏,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的行为了。

看着她着急不安的模样,我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知道,我知道。」

说这话的是坐在评委席上的某位大牌设计师,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假模假样的凑近我和陈沫敏。

「设计师叶子,喜欢在每一款衣服上都做上自己特有的记号,我之前也参加过一场叶子老师的时尚会,所以知道一些。」

听到这话,陈沫敏刚刚故作镇定的模样瞬间没有了。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衣服上哪一个花纹是记号,看着琳琅满目的衣服,一时间都不知道该遮住哪一个。

突然评委老师凑近她的胸口,指着一个细小的花纹说。

「不亏是设计天才啊,就连记号的设计得如此精湛。」

吓得陈沫敏立刻捂着了胸口,我看着她慌张的模样。

「白老师好眼力啊,不过这款设计我可不是借给陈同学的,而是她偷了我的。」

「你胡说,我…我没偷。」

「大家还记得前段时间的女宿舍失窃事吗?」

听到我提起这个事情,陈沫敏立刻顺着杆子往下走。

「对啊,谁知道你的设计稿是不是被偷了,别因为毕业设计没了就乱说话。」

「对啊,所有人的东西都被偷了,你的不也是没了吗?这么这个项链却失而复得了呢?」

我扯了扯她脖子上的项链,这是她最昂贵的一款,她在那场失窃案里也假装丢了。

可是这么好看的项链,最配这一款衣服了,她肯定会拿出来的。

「我新买的同款不行啊?」

她也真是死不悔改啊,我笑了笑,而这时警察却推门走了进来。

「那就去和警察叔叔说说看吧。」

警察直径的朝陈沫敏走了过去,她爸妈也急忙上台挡在自家女儿面前。

「你们干嘛,乱抓人小心我告你们。」

「陈沫敏,我们这有一个教唆盗窃案需要你配合一下,请和我们走吧。」

「爸妈,我不是,你们救救我,我不能去警察局。」

看着他们上演的深情戏码,我看的都要感动死了。

最后陈沫敏还是被带走了,她爸妈追上去之前还给我下了狠话,让我等着。

我肯定得等着啊,随后就联系陈沫敏的公司可以出动了。

10

陈沫敏以为自己请人偷东西不会留下证据,可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她能花钱请人,那我也能花钱找到人啊。

人证有了,物证就是她脖子上的项链。

当初她生日的时候,她爸废了大价钱给她弄来的这条项链,她也是得瑟了好久。

这样一条价格不菲的项链,她怎么可能舍得再也不拿出来炫耀呢。

可是高档的项链每一款都有编码,她假装说是同款,骗得别人骗不了我,我特地查过了这项链的编码和她以前的那条一模一样,一样的编码是不可能出两条的。

教唆盗窃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巧不巧,我那个她看不上的手表是限量款的,竟然被小偷偷走了,设计稿的低价也不低,零零碎碎加起来几十万还是有的。

在听说要坐几年的牢后,她当场吓哭了。

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呢,她那个名气公司就找上了门。

陈沫敏当初签约的时候没仔细看,一旦出现抄袭、偷稿,不仅要开除,而且违约金三百万。公司比我狠,当时听说了我的计划,立即采用了不少陈沫敏的设计。

这一下加上了公司各种活动设计、单子的各种损失,靠着陈沫敏的赔偿金这家公司可以吃好几年了,名气也打出去了,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啊。

她们家有钱,倾家荡产也能赔偿这些损失,可是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而我的赔偿金还没算呢。

一下子爆出了之前她参赛的作品也是出自我的手,比赛作废,还被设计行列永久拉黑。

之前嚷嚷着让我等着瞧的陈家父母,我也等到了,她们想要我放弃对陈沫敏的控诉,想要私了。

「你们家赔完钱,还能给我多少啊?再有,我好像也不缺钱吧!」

看着我这副模样,她妈想骂人,他爸倒是理智许多。

「算了,自作孽不可活,都是你宠的,你看看你宠成什么样子了。」

他们一边骂一边走,最后还动起手了,我就差拿一盘瓜子了。

最后他们家赔了钱,但是公司早已经名声大败,没多久也倒闭了。

而这段时间陈沫敏还在踩缝纫机吧。